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細數我的紅茶具  (2002.07.16)

 

 攝影 / Yilan

〈玩物集〉

細數我的紅茶具

每回,在解釋我的多年戀物緣由與脾性時,我的茶具們,似乎永遠是舉以為說明佐證的不二典例:

「我總是相信,物的加入,往往能令常日生活裡原本平凡無奇的動作,頓然更多了些滋味、多了些感覺、多了些雍容優雅的氛圍……」,「舉例來說,喝茶,單單調調的茶壺裡沖茶、茶杯裡倒茶,這時,如果添一支美麗的濾茶杓,你瞧,了一個步驟,整個過程突然間就這麼徐緩了下來,動作上是不是因此而從容了些、悠然了些,也隨之多少浮現些許賞玩的、遊玩的愉悅心情……?」

——的確,於我而言,喝茶這回事,除了純粹生理的需要、味蕾的滿足之外,更是一樁日常裡極端珍重不可缺少的享樂與遊樂要事

也所以,找茶、買茶、品茶、研究茶之外,茶具,作為這遊樂歷程裡極其重要的一環,也一樣是我熱切尋覓、收藏、鑽研、感受體驗的部分。

和我之於其他物件如杯子、雜貨的蒐獵習性相似,看待茶具,雖然也是一樣認真執著,然態度上卻非常隨心隨興隨緣

比方說,歐洲高級飯店或是相關書籍圖冊裡常有的,那種銀製或名牌茶具整大套堂堂擺滿一桌的氣派畫面,在我家裡,卻是永遠不可能出現的場景。

我的茶具們、特別是這幾年格外專注的紅茶茶具,從最基本的茶壺、茶杯、茶匙,到進階級的量茶匙、濾茶杓、糖罐、奶盅、茶托盤、茶壺墊、熱水壺、保溫棉罩……,十之八九多半來自逛街時分或是旅行的隨手採購。

出乎多年來一貫的戀物審美觀點,我總是偏向於喜歡形式簡雅、造型別致、具有獨特的個性或氣質,且方便順手實用度高、能夠沖出真正好紅茶的茶具。加之由於每一件都個別來自四面八方混合成軍,因此,是否擁有高度的相互搭配性,也常常成為我掏腰包前的考量重點。

像是茶壺。我最經常使用的幾只茶壺,從我最喜歡的紅茶品牌之一Mariage Freres出品的招牌茶壺,來自日本自由之丘某生活雜貨店的附金屬保溫罩茶壺,以至日本著名紅茶專家高野健次經營的紅茶店Takano所出品、各種細節考量均表現出高度專業細膩水準的茶壺……;一一除了均擁有厚實的壺壁、矮胖渾圓的壺身,以讓紅茶葉得以在穩定的溫度裡自在伸展外;為了襯托我向來繽紛多樣的各式茶杯,更一律都選擇以白色為主體;且由於平時我總是一人在家獨自喝茶,遂而俱皆個頭小巧、剛剛好可倒滿約一到兩杯份量。 

還有濾茶杓。由於早年台灣極不普及,故這曾是我前幾年最最執著追尋的茶具品項。記得國內國外尋尋覓覓好多年,才在丹麥哥本哈根的二手銀器店裡,買到了一支完全符合我的標準:設計典雅而不繁複、工法細膩而不奢華、且價格還算平易近人的純銀古董濾茶杓。歡天喜地攜回台灣後,還福至心靈地在我的杯子櫃裡找著了一盅出自台灣某陶藝新秀之手的藍綠色小型冰裂紋淺底陶茶碗,樸實溫雅的質地,取以作為這只濾茶杓的底座恰恰剛好。

有趣的是,隨著時間的累積,我也漸漸擁有了好幾支形制不同的濾茶杓,如來自馬來西亞Royal Selangor的錫製濾茶杓、知名紅茶品牌Betjeman and Barton的銀製濾茶杓、以及德國WMF設計得非常簡鍊時髦的不袗濾茶杓;但有天回過神來才發現,雖說也的確是一支支依隨心情輪替使用,然平素一邊工作一邊忙著沖茶、或是廚房裡製作冰茶的時刻,最常用最上手的,竟仍舊是那支最初時在台北某個專業餐具批發店裡匆促買下、樣子簡單基本、一點不需花心思擦拭打亮、一點不用擔心清洗時手重了會留下磨損刮痕的粗勇型網狀濾茶杓……

一路尋尋覓覓的過程裡,我也始終不急著短時間內一定要將各款器具悉數蒐羅齊備;即使好幾年都找不著真正喜歡或是價格合宜的,也絕不刻意強求或遷就,反而盡量從手邊尋找用途相通的物件以為取代。

例如始終從缺的、可容納兩人份以上份量的奶盅,轉而將購自台北清香齋、本是作為中式茶藝之用的茶海,以及日本山田平安堂的繩紋朱漆量器移作此用,一直以來也都蠻順心暢意。

世界各國各地各茶園各品牌的茶葉四處收集採買過頭,既有的茶葉罐子不夠裝了,靈機一動,找來窄長方形的塑膠保鮮盒,各款茶葉連同包裝紙袋依照種類屬性分類妥當後,一袋袋頭尾相對一整列排放整齊,不但節省空間、且一目瞭然查找迅速,反而比零零落落大小不一的茶葉罐子還要省心好用有效率。

所以,隨心、隨興、隨緣、隨喜,我在我的茶具世界裡,一點一點地,領略著思索著體悟著,戀物愛物惜物用物之間的交錯關連關係。

 

 

    

Channels

  加入會員

    社群網站

留言板

美食集

美飲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Yilan 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