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說說我的杯子吧!(2002.03.29)

 

  

攝影 / Yilan

〈玩物集〉
     

說說我的杯子吧!

後來才漸漸發現,似乎絕大多數的人,多少都擁有一只個人慣用專用的杯子。

好多人這樣告訴我:那必定是自己每日每日小心著珍愛著用慣了的一只,而且常常是要一直到壞了才捨得換,別人不小心拿錯了或誤用了,嘴上說沒關係,但心裡頭多少還不免犯點嘀咕存點疙瘩……

然而我可從來不是這樣的。

巴黎的杯子

我喜歡換杯子。不僅每天每天不肯重複,到後來,甚至執迷著,早上下午,也一定至少還要再換上個一輪。

其中緣由,我想,除了我那素來喜新求變愛玩愛新鮮的個性作祟外,藉著每一回杯子的輪替,不管是純白的繽紛的粗獷的雅緻的渾厚的纖巧的……,不同杯子的不同個性不同色彩不同觸感……,與當下的心情、氣氛、所飲茶款間的彼此互動交會的當口,每每總能令我由衷地,油然生出一種,此刻正在認認真真好好體驗著感受著生活裡生命裡的種種美好的喜悅。

也因此,從擁有了自己的住處後沒多久,我就開始,一點一點慢慢地添購了許多許多的杯子。之後,搬到現在住處時,為了容納這些數量驚人的杯子,還特別請建築師好朋友為我設計了一整面餐具櫃

Calvin Klein

而或許是因了我那極其龐大的數量與略顯繁複的要求以及高度的期待所致,當時,這座餐具櫃,可還是整個空間設計裡,最晚落定的部分。我還記得,一直到所有室內工程都已逼近完成之際,有一日,好友傳真過來一張手繪的素描設計稿,寥寥幾筆簡單勾勒出這座櫃子的大致形貌,完美的解答就此浮現,我的這些杯子們,於是從此有了一個舒坦安適的家。

現在,這座櫃子正靜靜地佇立於我家入口玄關與廚房的交界處,下半部較寬、上半部略窄,讓我可以穩穩妥妥地從下到上、從盤子茶壺玻璃杯咖啡杯茶杯一路一只只堆堆疊疊直上天花。玻璃櫃門則巧妙設計成前後雙開形式,不管從廚房這側、或從玄關那側都可以隨意輕鬆拿取

紐西蘭的杯子

也因此,對於一天總要好幾次找杯子取杯子的我而言,有了這樣一座櫃子,不僅日常裡極是一目了然方便爽利;每回有客到家裡喝茶,我也總由著客人們自己選杯子拿杯子,一夥兒圍著餐具櫃,指指點點左右端詳一只只細說其中身世典故,不知不覺便消磨了不少話題與時光……

細數我的杯子們

也許是由於中式茶本身的滋味個性傾向內斂沈潛溫柔蘊藉,促使我的追新求變癖好遂而稍稍有所收斂吧!細數之下,我那幾近百組左右的眾多杯子收藏裡,純正西式、連著茶碟子一組的紅茶杯咖啡杯,竟佔了絕大多數比例……

早餐的杯子

每日的早餐時光,往往也同時是我一日裡最最重要的紅茶時光。這時間,為著提振精神兼填飽肚子,遂而通常選的是阿薩姆、祁門、UVA、肯亞一類濃冽芳香、脾性鮮明的茶款,再沖上多量的鮮奶一起喝。

東京南青山買的雅緻杯子

所以,我的早餐杯子,也往往口徑顯得大些、質感敦厚些沈穩些、顏色與造型則相對樸素些;比方用了好多好多年、杯底都已開始出現裂紋了,卻仍舊一樣愛不忍釋的香港買的藍紋大陶杯;西班牙知名廚藝家Clara Maria Amezua所開設的餐廚具舖子Alambique裡尋獲的、倒了牛奶以後還足足可容納一整壺紅茶綽綽有餘的碩大白陶杯;以及上月才在東京南青山家具店裡買到的,體積雖大卻氣質雅緻的渾圓杯子……

每每在滿盛了奶茶後,兩手緊緊交握,暖烘烘的熱氣,令我的每一個早晨,都有了芬芳且溫暖且踏實飽足的開始。

Arzberg黑色石紋杯

午茶的杯子

午茶時間,我喜歡的是清香的清爽的、有著花一般溫雅氣息的春摘夏摘大吉嶺、Nilgiri、錫金甚至中國的龍井、碧螺春,日本的玉露、煎茶。也所以,這個時間,我慣常選用的是,優雅些細緻些、纖薄些精巧些的杯子。

比方說,台灣積木生活館代理的、我始終十分激賞的德國牌子Arzberg的藍條紋杯與黑色石紋杯;在香港著名設計師Alan Chan於東京新宿高島屋百貨所開設的茶館「茶語」裡買到的、上頭工筆描繪著一隻漂亮紙鳶的白瓷杯;以及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北歐Royal Copenhagen旗下赫赫有名的古典藍花杯……。

Arzberg藍條紋杯

杯子本身油然綻放的雍容嫻雅氣質,再配上清冽的茶香、配上幾縷斜斜灑入的午后陽光,總能令我在越近傍晚時分越發高張的截稿壓力中,猶能稍稍微地保留下些許,自得自在閒情。

基本款杯子

當然也有些杯子,是日日季季時時刻刻皆宜的;特別是所謂的「基本款」的杯子。

素來對於形式簡約的事物有著說不出的熱愛的我,雖說難免很容易對基本款杯子動心,但由於選杯子向來堅持單只單只採買,遂而,根據經驗,除非能在基本之外,猶能擁有一點點與眾不同的獨特脾氣與風格,否則,往往在我那琳瑯滿目五色繽紛的餐具櫃裡一擺,便要相對黯然失色。

波蘭白陶杯子

然而多年下來,還是多少有幸擁有了一些水準以上的風格基本款好杯:比方來自峇里島的方盤白陶杯子;風行了好多年依然經典的Calvin Klein灰褐陶杯;以及台北Gallery Su引進的、附有金屬上蓋的波蘭白陶杯子……,都是我賞玩品味多年,仍舊有滋有味不生厭膩的基本款上選。

顛覆的杯子

習慣了一只有耳杯配一只淺底圓盤的組合好久以後,漸漸地,也開始有了「為什麼非這樣不可」的疑惑。所以,偶然邂逅了一些不按牌理出牌的設計,便自然分外驚喜。

巴黎Collete買的杯子

比方歐洲知名連鎖鄉村麵包咖啡館Le Pain Quotidien出品的白陶茶碗,大小兩只配成一組,大碗裝茶,小碗裝茶匙茶包或濾器,甚是方便好用;剛剛才在東京Franc Franc買到的碟子白茶杯組合,則是另一半心血來潮的搭配;至於出身巴黎、長得簡直就像廉價白塑膠杯的白陶咖啡杯子,盛裝一份不加糖的espresso恰恰剛好。

世界各國的杯子

一方面由於貪圖價格便宜與可選擇款式的多樣,一方面這幾年出國著實頻繁,遂而近來,我的杯子漸漸地有越來越高的比例,來自於異國行旅之際的採買。

而不同的國家,杯子的長相氣質也往往有著極大的差異。比方說,澳洲與紐西蘭的杯子,彷彿直接沾染上那片土地上燦爛繽紛得幾近直接的藍天、陽光、植物與花朵色彩,遂而也是一片五色亮麗叫人難以逼視。

北歐的杯子

北歐的杯子,則出乎北歐設計的一逕冷靜低限,只在關鍵處畫龍點睛來上一點神來之筆,便足以叫人印象深刻久久難忘。法國的杯子,尤其是近兩年的設計,雖說難免籠罩在全球性的極簡與「禪」風格下,卻總難免耐不住浪漫本性也似的,更多了些許流動的舞動的線條,我想,就算是極簡,也應該是一種「有機的」極簡吧!

至於紐約的杯子,則絕對是摩登的時髦的、足令人眼睛一亮的。但是,可別忘了,這兒可是一個沒時間坐下來好好喝茶的城市呢!也所以,即便設計上再怎麼出人意表,我的看法是,紐約的杯子,光用眼睛看絕對比實際使用要更令人欣賞……

紐約的杯子

咖啡杯子

由於體質緣故,我其實是不能喝咖啡的。然而,由於喜歡個頭上相對小巧的咖啡杯造型,遂而還是收藏了不少咖啡杯子。尤其是赫赫有名的咖啡品牌illy的杯子,每一年有每一年不同的款式,全靠有緣方能相會,更是令我分外愛不忍捨。

illy的杯子

   

   

Channels

  加入會員

    社群網站

留言板

美食集

美酒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Yilan 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