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37000英呎高空上暢飲葡萄酒 (2002.10.11)

 

紐西蘭航空商務艙之飛機餐與葡萄酒     攝影/Yilan

〈美酒集〉

37000英呎高空上暢飲葡萄酒

「請問來點葡萄酒嗎?」「好的!」「紅酒或白酒?」「請問有哪些酒款呢?……嗯……這樣好了,這個和那個,我可不可以都各來一點?」

以上,是發生於三萬七千英呎高空上、機艙裡、餐車旁,我與空服員的對話。然而,請別誤會,我可不是酒鬼喲!我只是單純地喜歡葡萄酒,同時也始終把飛機上視為另一可以放懷享受葡萄酒的地方,如是而已。

細說其中原因,除了機上葡萄酒完全免費,以及長程飛行實在無聊,利用飛機餐時刻慢騰騰喝點葡萄酒,剛好培養點閒情逸致殺殺時間,一不小心喝多了,還可以全無負擔倒頭便睡之外;這兩年,由於葡萄酒風潮的崛起、以及消費者的高度重視所致,航空公司的酒單越開越用心越精彩也是原因之一;對此,不少旅行或葡萄酒相關雜誌還一年年舉辦機上葡萄酒單的評選,名列前茅的航空公司往往好像戴上了什麼品味光環,成為酒客們津津樂道的討論對象。

特別是,不管是經濟艙喝開心、商務艙喝門道,遇上體貼的航空公司,事先附送的飲料單上還常詳詳細細地把各個酒款的身世特色氣味口感寫了個清楚,不僅足夠讓你在放飯前先依照菜單上的料理項目、再三左右斟酌一下待會兒究竟選什麼酒來配菜的好;還兼能藉此多長點葡萄酒見識。

新加坡航空商務艙的飛機餐與葡萄酒

以我自己來說,便擁有過幾次不錯的機上葡萄酒體驗。比方說,前陣子的一趟紐西蘭出差之行,素來喜愛紐西蘭葡萄酒的我,早聽說紐西蘭航空上頭供應的自是各色當地酒款,再加上去程幸運升等為商務艙,當然是早就摩拳擦掌磨刀霍霍,準備放懷暢飲一番。

好容易捱到晚餐時刻,或許是看出了我對葡萄酒的高度期待吧!十分和善的空服員在我挑選酒款的同時,還十分熱心地參與意見。而所選出的兩款酒:來自南島Nelson產區的Sauvignon Blanc 2000年份,以及還蠻知名的Church RoadCabernet Sauvignon 2000年份,前者,非常紐西蘭典型的澄澈芬芳青草氣息極是宜人,和爽口的橄欖油烤茄子前菜蠻速配;後者,則在此品種特有的濃郁襲人裡,尚流露著細緻卻悠然的氣質,果然不負所望。

之後不久,因工作原因前往新加坡航空在當地的空廚所在地,面晤了負責葡萄酒相關採購事宜的主管,則讓我更進一步瞭解了一份航空公司酒單的生成,背後的種種複雜程序與來由。

和其飛機餐料理的成形概念相似,向來頗強調延聘名家參與機上餐飲的設計與決策的新航,在葡萄酒單的部分,也大手筆延請了來自倫敦的Steve Spurrier、來自美國的Anthony Dias Blue、來自澳洲的Michael Hill-Smith等三位在國際酒壇間赫赫有名的酒評家前來執掌選酒大計。

據說,選取的過程是,一年舉辦兩次品酒會,每次以「blind testing (先把酒標示都遮蓋起來再一一試飲)的方式品嚐約900餘款由各方酒商提供出來的紅白酒與香檳,從中選出整體表現較佳、且適宜於機上飲用的葡萄酒來,再交由航空公司這邊進行最後篩選與採購的動作。

新加坡航空的選酒

新航這邊的人員說,這裡頭,除了品質與專家建議之外,其中考慮因素還有像是價格、產量、乘客的品牌預期與崇尚心理、傳統產區(如法、義、西、德等地)與新世界產區(如加州、澳洲、智利、南非等地)之間的平衡比例、以及高空中因壓力關係所產生的味覺改變狀況……等;另外,不同地區人們的不同喜好,比方歐洲人喜歡較dry、較嚴謹的葡萄酒,東方人則喜好濃郁、偏甜的口味,也需一一列入考量,十分複雜。

也所以,來回兩趟台北-新加坡班機,我自己的觀察是,也許因為屬於純然東南亞航線;所以,商務艙的酒單裡,以白酒部分為例,分別是兩款德國Riesling,一款混合了ChardonnaySemillonViognierMuscat等偏向愉悅風格的葡萄品種、蠻特殊的加州酒;感覺上的確是考慮了各方緣由、且非常典型地從亞洲客的喜好為出發點的獨特選擇,印證之前的所聞所知,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Channels

    加入會員

             Staub

馬告

    

美食集

美飲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