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發現冷泡茶 (2002.08.09)

       

 攝影 / Yilan  

〈美飲集〉

發現冷泡茶

午后,火炎炎暑熱天氣,心焦氣悶口乾舌燥,幾度坐立不安之際,我於是離了案頭踱向廚房;櫃子裡取出素來慣用的大size德國SAS白陶茶壺與我的貯茶盒子,以量茶匙傾入數匙前陣子剛剛從歐品坊取來的、今年方才新綠的Millikthong 茶園春摘大吉嶺,再徐徐注滿冷涼的礦泉水;看著金毫銀毫紅毫綠毫畢現的漂亮茶葉隨水快速飄盪打轉,聞著稀微綻放的幽幽茶香,剎那間,竟頓時清涼爽然不少……

最近,分外迷上了這種,以冷水長時間浸泡茶葉而成的「冷泡茶」。其實早就曾經聽聞過這樣的泡茶法了;記憶裡,幾年前上茶藝課時,於一般正統技巧之餘,老師還私房傳授我們:踏青郊遊時刻,出門前先在保溫瓶裡盛裝茶葉與冷水,如此,就可以由淡到濃,享受全天候不同滋味的好茶了!

聽來雖然誘人,但由於始終習慣偏愛著高溫泡茶的快速爽利茶香激揚,所以從不曾真正動念一試。

然而,持續喝茶幾年下來,不知是否與年歲增長有關,看茶泡茶喝茶的心態理念都開始一點一點地轉變了。濃烈的味道、繽紛的香氣已不再令我炫惑,反而是淡泊的、內斂的、但在隱隱然裡遂而無限悠揚曠遠的韻致,方格外讓我深深傾倒難忘。

也因此,對溫度此事也漸漸有了不同的思考:比起九十幾度快沖快倒之際那種迅雷不及掩耳的緊張感,溫度稍微低一些,是不是因而能留給茶葉、留給自己,多一些的空間?

尤其近一兩年來,學著沖泡上好日本煎茶,六十度溫度裡所從而幻化而出的、無比飽滿強悍的力量,每一回都令我驚異萬分。而潛心等待水溫冷降到適合泡茶程度時的那種悠然期待心情,更每每令我於寫作繁忙之際,油然湧起幾分偷得浮生片刻閒的愉悅感。

於是,「濃不如淡,多不如少,高不如低,疾不如緩」這是我一年年逐漸咀嚼歸納而出的,我的茶哲學。

於是,開始享受冷泡茶。享受經過數小時安靜等待後,遂而益發芬芳甘美的的冷泡好茶。

特別是,比起一般熱水泡茶來,冷泡茶寬容度極大、失敗率極低;除了性格素來穩定的黑茶紅茶半熟茶當然輕而易舉游刃有餘之外,一些水溫很難對付的、偏向碧綠鮮嫩的茶葉如日本煎茶、玉露,中國龍井、碧螺春,以及台灣高山烏龍等,冷泡法不僅可以完整釋出茶中菁華,且幾乎沒有泡熟泡壞泡出澀味之虞。

而滋味,則極渾然天成清冽清雅,茶氣茶香茶風茶味茶的表情茶的脾性歷歷清晰分明;彷彿從早晨雲霧露氣籠罩的茶園裡直截穿飄散送而來,怎令人不由衷沈醉……

相關討論:愛上冷泡茶

  

       


Channels

    加入會員

             社群網站

留言板

    

美食集

美飲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Yilan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社群網站

留言板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