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既香又醇  奶茶真好喝喲(2001.03.02)

  

〈美飲集〉
                       

既香又醇  奶茶真好喝喲

 大概很少有人不喜歡奶茶吧!——暖烘烘的熱氣裡,綻放著、交揉 著濃郁芬芳的奶香與茶葉的甘醇青香,既柔美又清新,誰不為他 傾倒? 

我想,奶茶的出現,最初應是來自古早時候的歐洲。那時,經過長 時間的舟車奔波、遠從中國或亞洲長途跋涉一路運送抵達的茶葉, 新鮮度與茶質都已大打折扣了;所以,為了沖淡、緩和茶湯逼人的 澀味,因而漸漸衍生出這樣的變通手法,沒料到,卻開創出另一重 不同的茶風貌。

到現在,在歐洲,奶茶,已然蔚成一種完全主流的喝茶法了。在我 十分喜歡的一本紅茶書——土屋守的《紅茶風景》裡,便非常細緻 而寫意地,說到了英國生活裡幾乎時時刻刻都與加了濃濃牛奶的紅 茶相依相隨的閒適飲茶氛圍;緊密相依的程度,竟然因之而逐漸有 了類似「先放牛奶再沖加紅茶比較美味?還是先倒紅茶再加牛奶比 較香醇?」的兩派論戰(一派稱為MIF, milk in first,一派稱為MIA,  milk in after);且戰況之激烈,許多文豪名流都紛紛寫作文章表達 看法,紛紛騰騰百年至今,依舊不休,十分有趣。

我自己呢,雖說因著喝茶喝久了脾性有點挑剔,大多數時間裡總堅 持著一定要原味品嚐方能平心體會出茶裡的各樣迷人風味;然而, 略一回想,竟而發現,對於奶茶的依賴,卻是出乎意料地深。

大概是自個兒身體無法喝咖啡的關係,遂而,每日早晨上班前,果 腹兼提神的第一杯,微波爐幾步驟快手簡單煮就的,便是奶茶。

而這樣一杯多半是匆匆倒入口中的奶茶,雖說實用意義大過一切, 然而,長久下來,總是很難將就的龜毛個性作祟,不免又悄悄暗地 裡開始挑剔這個講究那個起來:

我不喜歡只是草草率率一顆奶球或一匙奶精直接和糖一起倒進去就 了事的奶茶,說老實話,淡淡薄薄單單調調一點個性都沒有;加牛 奶呢,好一點,但市售牛奶素來清淡的品質,喝起來卻也老覺得好 像少了一點什麼似的,空落落地一點不踏實。

所以格外能夠瞭解土屋守那般對於光是濃度奶質就分五六個等級、 且未經人工高溫處理的英國牛奶的深深懷念。

牛奶,果然是奶茶裡最重要的靈魂角色呢!茶葉清揚飄逸的芳香為 基底,而牛奶,則讓這香氣有了內涵、滋味有了厚度、口感有了多 重豐富的協奏與共鳴,味蕾心底都跟著愉悅飽足起來。

所以,在台灣,茶屋咖啡館裡的較好喝奶茶(而且老實說,數量還 不少呢,尤其在學校附近尤其多見),常常是用多量的鮮奶直接加 上茶包或茶葉爐子上細細烹煮出來的,十分濃醇

只是,有時候,濃郁過了頭,一杯甜甜下肚,微微的膩感跟著浮 現,難免就有點兒掃興了。

加入以蒸汽打發的奶泡,則是近年來開始從咖啡領域跨界過來的奇 妙點子。奶泡裡飽含的空氣,滑入舌尖時如漣漪般迅速消褪,因而 使奶味兒整個兒清揚輕快起來,大大改變了奶茶的質地,極是令人 驚豔。

比方「The Coffee Bean & Tea Leaf」,好容易有了不完全只標榜咖 啡、讓飲茶者終於也有了容身處的跨國咖啡連鎖集團,那裡的茶拿 鐵洋溢著一種紮實卻又輕柔的味道,令人一杯飲盡,猶然回味無窮。

還有位在永康公園旁的「芥末」,玻璃杯組裡盛著極淨白、僅邊緣 處勾勒著一抹深綠的牛奶抹茶,恰與一任極簡低限的靜美店貌相映 成趣,滋味則是和煦溫文裡透著可喜的明亮,十分迷人。

其他,同樣令我深深傾倒的,則還有,香港茶餐廳的奶茶,與印度 風的拉茶;一致是差點就要過頭了的甜,濃得有點兒滯嘴的奶味 兒,然後是懾人的香度與澀感,非常非常剽悍佻達的幾種滋味,交 織交融的結果,卻絕對讓人一喝上癮,從此難忘。

值得一提的是,好喝的港式奶茶,在台北的「品源香港美食」也喝 得到;「一定要加3瓢糖喔!」每回茶一上桌,老闆總是一邊兒遞 過糖罐來,一邊兒殷殷叮囑:「不夠甜,就不好喝了喲!」
 

芥末  02-23516375
The Coffee Bean & Tea Leaf  02-27516907
品源  02-27787872 

Channels

美食集

美飲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

 電子報中心

 智邦生活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