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峇里島的魔法香料盒 (2000.05.02)


攝影/Yilan

〈旅遊筆記〉

峇里島的魔法香料盒

煮咖哩、蔬菜湯或是一些較辛香濃重的西菜或南洋菜時,常覺得,我正在烹調的是一道,巫婆的魔法湯

最偏愛的方式是,所有香料瓶罐一字排開,一邊兒鼻子一種種嗅聞著、記憶裡的味覺資料庫一頁頁翻查著,一邊兒挑揀出覺得合適的喜歡的一點一點往鍋裡灑下……

只差一套黑斗篷、一隻長掃把、一本魔法書和一段嘰嘰喳喳誰也聽不懂的咒語,不然,無論誰看見,大概都不免要懷疑,這鍋咕嘟咕嘟冒著泡泡滾沸著的,不知是什麼樣害人的鬼東西。

好在從來也沒有發生過什麼鬧肚子出人命的事兒,且味道還不差,即使是混合種類多達十幾種的咖哩,初嚐時雖然有點兒嗆口,按照專家傳授,靜置一夜之後,結果還真令人驚喜。

唯一令人介懷的是,這種下料毫不留情的重手,在香料取得不易且價格高昂的台灣,十足敗家傷本。

尤其經歷過峇里島烏布市場裡的一路便宜香料瘋狂海拼後,再回到台北幾個進口食品店,兩邊價格比一比,從前那種一罐罐抓了就往購物籃裡扔的豪氣,剎時收斂了不少。

那真是一個,富足的香料島嶼

本來囉,那樣肥沃的土地,那樣溫和明媚的天氣,島上的人們對我說,無論什麼植物落到土裡,莫不一逕兒爭相怒放地拔地朝上長。還記得,曾經旅館庭院角落隨隨便便一人高度灌木林一樣的好大一叢,定睛一看,哎呀竟然是台北花店裡一支幾十元的天堂鳥呢!

所以,即便是像番紅花、香草莢這種一點點就好昂貴、怎麼也捨不得多放的好料,到這兒,竟然市場裡一攤攤一包包堆高高著好平常好家常地賣,惹得人頓然忘卻早已僅剩不多且超過負荷的行囊空間與重量,就此完全失去理智。

也所以,峇里島的料理,總是交揉著非常頭角崢嶸的香料味道,奔放而多元;不管是釋放辣味的辣椒、胡椒、薑、蒜、以及也屬薑一族的kenur、turmeric、laos,或是馥郁的Basil、香茅、月桂、Salam leaf、肉桂、丁香、茴香子,以及中堅溫和的椰子、candlenut、nutmeg……,多不勝數,令我每每努力嘗試從舌尖上記憶著辨認著每一道菜肴裡這樣那樣的氣味香味到底屬誰是誰,卻總是迷失。

有了如此豐盛富饒的物產做後盾,峇里廚人們做菜,是不是也像巫婆的魔法湯一樣,這抓一落那丟一把,一次次攪拌出獨樹一幟的、令人為之迷魅炫惑的滋味呢?

就好像,讓我再次失去購買理性的,峇里島的香料盒,我猜,就是因之而生的絕佳產物:一整塊木頭樸拙地雕鑿出來,上頭方方正正大小不一的格子整齊排列著,一格放一種香料剛剛好。廚房裡餐桌邊擺上一只,玩起香料調味遊戲來最是方便爽利。

這種盒子,台北幾個以風格品味著稱的家飾店曾經偶而出現,多半是已經長時間使用過的舊物,木頭本身帶著風霜歲月摩挲過後的潤澤痕跡,樸拙而獨特。

而在峇里,不知是否已讓觀光客採買殆盡了,還是尋常東西當地人並不認真當作商品,數量不若想像中多,好在,幾個民藝古董店裡細細搜尋,角落裡櫃腳下總有個幾件,一個一個拖出來,拍開蛛網灰塵細看,都還算美麗齊全;而十分峇里島水平的價格,也讓我大為驚奇。

值得一提的是,離開峇里島前一夜,還意外在庫塔區的熱鬧超市裡發現了,草編的香料盒,每格象徵性地填裝著少少香料,並細心以英文和日文標示出香料的名稱,猜想是專為觀光客設計的伴手禮吧,倒也蠻新穎別致平易近人,一樣讓人愛不釋手。

只是,回到台灣才發現,怎樣也無法將香料這樣盒子裡率意擺了全不密封地直接暴露在潮濕氣候裡。沒奈何,只得將香料一包包倒進真空罐,還是繼續用老法子玩我的香料調味遊戲

★本文姊妹版與明日報旅遊版〈怡蘭的旅行雜貨鋪〉專欄同步刊登,那兒有我拍的峇里島料理照片喔!有空不妨過去逛逛! 


Channels

美食集

美酒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

 電子報中心

 智邦生活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