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戀戀我的杯子們 (2000.10.24)

 
攝影/Yilan

〈生活風〉
 

                                

戀戀我的杯子們

 

我的餐具櫃,就在家裡一入門處,玄關與廚房中間。

高250cm,寬110cm,厚約20∼25cm,全部的活動隔板都放上的話,一共有36個長方形格子。

目前,我的餐具櫃裡,除了8個碗,9隻茶壺,9個盤子,5個紅泥與紫砂陶壺,4只瓶子,11隻咖啡壺,5個中式茶杯,11個小杯,10個日式茶杯,5個玻璃杯,之外,最主要的景致是,48個西式茶杯咖啡杯!

幾乎將要滿溢出來也似的,每一回,只要有新成員加入,便要重新仔細思考原有的排列組合模式,或者,忍痛作些取捨與淘汰,才有容納的可能。

說起來,早從終於擁有了自己的空間、自己的廚房起,我就開始收集餐具,特別是西式茶杯與咖啡杯。

我那非常射手座的一切朝新朝前看的個性,幾幾乎,完全表現在生活裡的吃喝玩樂上:喜歡到處跑不喜歡老是固定在同一個地方,去過的國家即使再怎麼著迷短時間內也絕對不會想要再去一次,不喜歡吃重複的餐廳吃重複的食物,不喜歡煮同樣的菜,當然,不喜歡老是用同樣的餐具同樣的杯子。

特別在每個週末假日,我最珍視最期待的陽光早餐時間,除了烹調食物、泡茶煮咖啡之外,最重要的活動還有,挑選杯子

比方說,今天胃口和興致都很high,想要爽爽利利大口喝茶,就選那只香港買的口徑驚人的藍花大陶杯!心情是一點點悠閒一點點沈潛,那麼,非常極簡意味的紐約買的C.K素陶杯最適合;嗯,今天想喝的是今年剛出爐的春摘大吉嶺,東京新宿買的白瓷薄胎、把手與杯身細緻地彎出一道優雅曲線的寬口窄底杯,最能夠襯托出金黃透明的湯色與優雅的滋味。

若是選了以最小號的八角形Moka煮咖啡,約兩三口份量的夠勁espresso,當然,台北某小咖啡館裡找來的小巧黑灰漸層條紋illy杯最最合襯;如果決定的是滴漏式的越式咖啡濾器,則非澳洲雪梨買的、架上去口徑大小剛剛好、有一點點中國青花感覺的藍染杯莫屬。

然後,最糟糕的是,每隔不多久,輪轉幾番過後,心上便不免稍微地蠢蠢欲動起來,「想要新杯子」的欲望漸漸高張,像是一種戒不掉的癮頭般,我會在可能的機會裡,偷偷地,物色著合心合意的杯子的蹤跡。

早些年,國內百貨公司的餐具部門以及一些家飾精品店,每每常見我和另一半的尋覓身影。後來,一方面忙、逛街時間嚴重縮減,一方面眼界開了、人也越來越挑剔,加之出國頻率越來越固定,採買杯子,開始成為我們旅行時分的主要任務之一。

我喜歡的杯子,歸納起來,大多不脫幾個特質:

首先,形式圖案顏色大體上必須是簡約的。我始終相信,只有簡約,才是耐人尋味耐人咀嚼久久不生厭膩的唯一途徑,當然,在我的餐具櫃上的停留時間也才能盡可能地綿長。

其次,設計或造型或圖案必須是獨特的別致的。原因在於,我的杯子總是只買一只而非一組,所以,每一只都必須自個兒擁有足夠飽滿的特殊個性與迷人能量,數十個排排站起相互比並,才能一只一只看來都一樣美麗一樣驕傲。

然後是質感。杯子除了觀看除了擺設之外,最終的意義仍在於使用;所以手的摩娑唇的輕撫,身體與器皿完全親密無間隙的狎暱裡,自是需得完美的觸感,方能漸次凝聚出一種愛不忍捨的戀戀相依。

所以,陶的樸拙厚實,瓷的清柔細膩,玻璃的吹彈可破,金屬的直截冷利,我在各種各樣的,好材質裡,平心玩味著觸覺與視覺、味覺間的相生相應關係。

然後,頂重要的是,價格;知道在這樣的收藏癖下,若一個不小心就必定傾家蕩產山窮水盡,所以,始終極端嚴格規範著,每一只杯子的身價。名牌名瓷大多是高攀不上了,1000元為底線,只要一有逾矩,我和另一半,便要花上許許多多的時間再三算計斟酌。

當然知道這樣的限制使得可採買範圍隨之大大縮減,但是,也就因著如此,每回,一旦發掘出各方條件俱全的杯子來,總是可以為此而心滿意足上好久好久。

而我們的旅行記憶,也因之常常由一只一只的杯子相互串起:雪梨的永遠晴空萬里五色繽紛斑斕,巴黎的優雅雍容氣質衿貴,香港的形形色色多元紛陳,紐約的風格多樣創意十足,東京的溫雅別致用心細膩,峇里島的素樸自在質感渾厚,哥本哈根的雅緻與清明兼容一體……

所以始終耽溺始終沈迷。每日每日,我用不同的杯子,變換著不同的口味,更替著品味著不同的心緒、不同的回憶、不同的生活意趣 
      


Channels

美食集

美酒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Home

 電子報中心

 智邦生活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