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台北美食漫步 (2003.02.04)

 

台北小吃一景   攝影/Yilan

〈美食集〉

台北美食漫步

說來有趣,在台北定居超過十年,我竟然在過了30歲之後,才突然極波瀾洶湧地開始思念起故鄉台南、特別是台南的美食起來。

也許是開始老了吧!這個無限繁盛繁華、隨時都有新東西新變化的台北美食大千世界待久了,竟而漸漸地,開始一點一點想念起,曾經熟悉已極的,樸素但真淳踏實的故鄉味。

然而,我也始終不得不承認的是,此刻,我卻依然還是難以輕言離開台北。原因一樣,還是因了這無限繁盛繁華、隨時都有新東西新變化的台北美食大千世界。

曾經旅行過造訪過不少類如巴黎、倫敦、米蘭、東京、京都、香港、紐約……等極度名聲顯赫的國際美食大城,雖然也偶而難免絮絮叨叨地喃喃唸著:啊∼好想吃那裡那裡的什麼什麼,台北沒有或是好貴……。但是,即便如此,我卻絲毫從未減損過,對於這個城市精彩絕倫的美食文化所一直抱持的自豪與驕傲。

台北什麼都有!」。簡直鄉巴佬一樣的口吻,我常常對異邦朋友們如此形容我所居住的這個城市。

不管是中國大江南北、全球海外各地,台灣的中國的、歐洲的亞洲的非洲的大洋洲的,古早的時新的、豪華的中等的平價的……;在這裡,無論你有多貪婪多饕餮多嘴饞,只要肯花點心思,十之八九,不,稍微保守點好了,十之七八,你都可以大致上得到滿足。

我想一部份原因應可歸功於歷史的交錯造就:特別是早期日本殖民影響,除了令台灣料理從而混入和食血肉外;更令日本料理在本地之普及、道地與獨到程度較之日本之外的其他國家格外有著出類拔萃表現。

比方說,走入中山北路、林森北路九條通一帶,不管是我一直蠻喜歡的、日式家常小菜做得有模有樣的「紅」與「和幸」,我心目中玉子燒(日式煎蛋)全台北第一的「Iitomo」,日式烤魚極有品質的「泉屋」……,信手拈來,盡皆是充滿日本媽媽親切家常味道的迷人滋味。

此外,除了本地台菜(我喜歡的有「明福」、「阿嬌的店」)當然天時地利爐火純青之外;數十年前各省分人民的紛紛播遷來台,使台北極難得地得以坐擁中國從北到南、從沿海到內陸,東北北京陝西天津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四川江蘇江西福建浙江廣西廣東雲南甚而新疆蒙古西藏……各方各地各種各樣的料理,不僅原汁原味在此重生,更彼此間相互交揉影響、融合薈萃,一階段一階段不斷激盪衝激出驚人的美味火花來。

所以,從北京烤鴨一絕的「宋廚」,香港滋味出眾的「品源」、「新華」與「大直小館」,師承正宗的杭州「亞都天香樓」,川揚味兒迷人的「郁坊」,一直到山東滷味燒雞叫人難忘的「三老村」,北方大滷麵搶鍋麵吃得人拍案叫絕的「周記」,東北酸菜白肉鍋功夫一流的「坊間小館」……,不出方圓百里內便可以通吃中國大江南北,我想,這可是台北美食的獨門能耐了。

再其次,此城人們一貫光速般飛快的喜新求變、不甘寂寞的活力個性,更促使一波接一波來自世界各國不同類型不同層面的美食潮流輪番吹襲,從巴西窯烤義大利麵泰國料理到日本拉麵壽司甜點燒肉可樂餅到澳門蛋塔港式甜品歐風麵包日式和洋果子,以至時髦的法國茶館中國茶店、wine吧香檳吧sakelounge吧……

即使不可諱言地,部分難免出現一時風靡故而暴起暴落的景況;然而值得欣慰的是,近幾年,或者是因著人們對於優質生活內涵的認同與追求的日臻圓熟,使得各波美食潮流的輪轉流動漸漸顯得更為穩健紮實;——不再是潮汐褪去後一點不留,反而或多或少紮根下來,融入既有美食風貌的神髓骨血,令近幾年的台北美食呈現多元綻放的豐富表情。

舉例來說,義大利菜的多面化、平民化、優質化發展,像是和風義大利料理的崛起(「Moga」、「Bellini café」都是佼佼者),品質一點不輸當地的爐烤pizza(「Forchetta」、「Cosi O Cosi」……),以至平價義大利麵(「騎樓」、「巷子」、「夏偍雅」、「ichi」……)的大行其道,便可以作為異國料理在本地生根發芽茁壯轉化繼而自自然然成為國民日常飲食一部份的最好佐證。

而隨著WTO的開放,各種食材與食品風尚的飛速與領先也在在令人欣喜。無論是外來商品的引進或是本土物產的抬頭,置身台北,很容易地,你便可以在不少用心經營的超市、食品鋪、食品展、以至便利超商裡頭,找到來自四面八方各國各地各種各樣的精彩美食商品;且其中有些在個別專精講究程度以及與原產地的同步一致速度都足以讓人吃驚:

單以日本商品來說,肇因於國人積累深厚的哈日脾性,只消逛逛微風廣場、新光三越、SOGO一類百貨公司的日系超市,餅乾零嘴、速食麵、罐裝飲料等主流商品不用說了(這方面,即使是季節限定品可都早已成為超市超商必備品),連日本味噌、蒟蒻、納豆、蕎麥麵、關東煮天婦羅醬汁都擁有不少品項可供選擇,猶有甚者,如東京壽喜燒名店「人形町今半」出品的湯底濃縮汁,也一樣赫然在列。

再說到本土物產的部分,近兩年,拜便利超商體系與宅配風潮的全面興起,加之台灣各地名產特產小吃意識的昇揚,人不離台北,想來點竹山蕃薯飯鹿港麵線糊金門牛肉乾澎湖黑糖糕屏東黑金剛彰化雞腳凍關西燒仙草阿蓮羊肉爐台南冰鎮滷味……,也大多都易如反掌,只在彈指間。

然這中間,令我比較略略憂心的是,高度國際化都市化後,原本這地區裡所固有的,常民傳統原味小吃小館的失落。

不是說台北就沒有小吃了,君不見夜市裡大樓邊,小攤小販一樣不缺。然而值得玩味的是,菜色開始顯得單一而商品化了,像是近幾年頗領一時風騷的麻辣臭豆腐、加味香腸、加熱滷味、炸雞排……,小吃漸漸也有了短暫來去的流行性,口味重、創意突出、製作大量方便快速,便能一時崛起,成為經濟不景氣時刻的致富新招。

但我往往更偏好著牽掛著的,卻還是早年百姓生活型態裡所漸次發展出來的樸實小吃之美。

雖說多少因著城市結構整個改變的正面衝擊而不得不一點一點地或轉移或凋零;但好在的是,多元思考的社會裡,一樣容得下多元美食發展,到現在,離了時髦繁榮的都會中心區,在台北的一些周邊老區域、通常是鄰近市場一帶,大稻埕、雙連、中永和、萬華……,還是有不少動人古早味被保留了下來,等待饕客們的訪尋。

我只盼,此際,量重於質的時代正在過去,質重於量、內涵與深度重於新奇表象的時代正在來臨,而我們台北的美食文化,也能夠在不斷開拓視野、不斷追新追奇的同時,依舊保留下,本來曾經的種種美好,一點不失去。

                          

           

Channels

    加入會員

             柳宗理

留言板

    

美食集

美飲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

        電子報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