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冬日,來一鍋暖烘烘的薑母鴨  (2002.11.12)

 

攝影/張明偉

     

〈美食集〉 

冬日,來一鍋暖烘烘的薑母鴨

常常覺得,薑母鴨,應該可以算是所有火鍋類料理裡頭,非常有台灣常民百姓草根味兒的一道吧!

總是郊區大道旁簡單棚架浪板搭就的開敞店面,夾板鐵架大圓桌一張張辦桌也似地豪氣擺開,店前大灶大鼎安置停當,招牌一掛,就這麼堂堂做起生意來。

至於料理方式,也是一任率性簡便暢快淋漓,一點不麻煩囉唆:大量老薑、紅面番鴨公大刀剁成大塊,和著大量麻油一起下鍋,一陣大火快炒,再倒入鴨骨湯中熬煮了,米酒一整瓶咕嘟咕嘟倒入,就這麼一鍋子熱騰騰端上桌,瓦斯爐一開,滾滾沸湯裡,涮高麗菜、凍豆腐、鴨血米血鴨腸、金針菇鮮香菇豆皮茼蒿菜、甚至羊肉蛤蜊活跳蝦……,全憑各人歡喜高興。

而氣氛呢,則總也是一任歡暢隨意鬧熱滾滾,隨著夜色的越深,漸次升高的喧嘩人聲、鼎鑊聲,與氤氳煙氣、香氣、熱氣,迅即地感染全場,讓每一個人客,無一不是帶著紅撲撲的臉面與迷離滿足的眼,酒足鍋飽愉悅微笑離去。

也所以,素來狂愛各種火鍋料理的我,當然也是打從一開始,便熱熱烈烈地愛上了這充滿人間煙火氣味的薑母鴨。

印象裡,薑母鴨之普遍出現於街頭巷間好像也不過是這十來年間的事;還記得當年,尚在中壢念書之際,每每一入冬,向來怕冷的身子骨受不住當地天氣特有的潮濕苦寒,每每常央了當時還是男友的另一半,夜裡頭騎了摩托車直奔下山吃薑母鴨去。

其實,以現在眼光看來,當年那薑母鴨,也許因著並未著意尋覓挑剔,所以口味上多半並非次次上乘,不是鴨肉太老、便是湯頭太淡、酒氣太濃;然而,光是那撲鼻的火熱薑氣,便已足夠將我的四肢百骸暖烘烘地包圍起來,把冬日裡那彷彿浸透至骨髓裡頭的寒意,悉數驅離。

後來,落腳台北以後,或者是身處都會繁華密集之地,不知怎的,似乎並不太容易得見薑母鴨店影跡;再加之幾年下來,形色火鍋吃得多了,味蕾逐步刁鑽喜新起來,遂漸漸也就不再如過往一般,對薑母鴨懷著如許痴迷渴望了。

一直到最近,冬意漸濃時刻,與日俱增的涼意裡,自家網站留言板上,隱隱然開始發動著各種,關於火鍋的話題。其中有一則,偶然提起了內湖成功路上一處薑母鴨,據說獨門以甘蔗頭熬湯,遂而湯頭特別甘甜,尤其涮高麗菜更是美味。——說得我,食指大動之餘,得了空便與另一半驅車前往找尋。

結果,成功路上幾番來回尋覓,好些時候才尋著了一家「皇宮食補—紅面薑母鴨」,由於大致上各樣形貌特徵都與網上描述十分近似,再加上店內那驚人陣仗——從店裡到店後加蓋再蔓延到店外騎樓,數十桌聲勢浩大堂皇擺開,人氣的確沸沸揚揚強強滾,遂當下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進去吃了再說。

搶得桌子入座,人口少無法多點,所以,除了一份薑母鴨之外,只另外多點了麵線填肚子,高麗菜、凍豆腐、金針菇與鴨血涮鍋。

結果,果然美味不凡呢!看得出店家下料用料十分紮實有心,麵線好吃,薑母鴨湯頭飽滿有滋味、麻油氣酒氣薑氣三樣俱足,鴨肉略硬但很有嚼勁、且份量上很夠意思,豆腐乳沾醬清爽夠味,各種配料也都有一定品質水準。

尤其長時間滾沸之後,各樣食材配料的滋味均彼此交融一體,特別是飽吸了高麗菜的鮮甜味的湯汁更是越顯白稠鮮美;令我不禁一碗接著一碗,完全停不了手。我想,大概可以算是近年內最讓我滿意的一家薑母鴨了吧!

皇宮食補—紅面薑母鴨  內湖成功路二段233  02-27920596

  

       

           

Channels

    加入會員

             柳宗理

留言板

    

美食集

美酒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

        電子報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