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gif (30386 bytes)  

buttom.gif (986 bytes) 梅子茶泡飯的幸福時刻(2000.09.05)

〈美食集〉
 

                 

梅子茶泡飯的幸福時刻

 
 

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每天晚上,加班好累的時候,總想來一碗,梅子茶泡飯

其實是非常家常非常普遍的一種食物呢!不過就是,一碗白飯,一點調味,一顆梅子,再淋上一盅煎茶,如此而已,日式居酒屋、小料理店以及尋常日本家庭裡都可得見,乍看簡簡單單樸樸素素,然而,在我而言,卻是足以令人魂牽夢縈愛不忍釋的美味。

我想是因為,從事美食報導與寫作領域多年,漸漸地,益發瞭然了,「簡單」,其實才是美食裡最引人入勝的,最高境界。

繁華落盡見真淳。當舌尖已經遍嚐了山珍海味、精饌華宴,回過頭來,清清白白單單純純的滋味,反而才是天空地闊餘韻無窮的真滋味。

更何況,每一個領域都一樣,通往「簡單」的路徑與門道,比起表象繁複浮華的物事來,事實上往往需得更深刻更高遠的胸襟眼界與經驗積累。

就好像,懂得吃的人都知道,一方白豆腐,一只白饅頭,看似平淡無奇,然而,能夠讓真正的老饕擊掌叫好的,從材料到做工到火候,講究程度,絕對遠遠超乎想像。

但也因了這講究,使得淡泊滋味裡,因而自有其天寬地闊無限豐富無限悠長的內涵層次,那往往是,好食材原就擁有的、完完全全從自然裡來的直截清鮮,然後,在稍稍微的、點到即止的高明烹調與畫龍點睛的巧妙調味下,悉數地被保留、被誘發出來的美味,簡單清淡,但耐人咀嚼、回味無窮。

有形的動作越少,容納無形事物的空間也就越加寬廣。」——這是我的一位建築師朋友,在敘述他的設計理念時,所說的一段、十分動人的話,我覺得,拿到美食領域來看,也一樣適用。

而梅子茶泡飯之吸引我的原因,也是如此。難得的是,單就調理而言,更是平實近人易如反掌。

製作一碗好吃梅子茶泡飯的步驟簡單得令人吃驚:

1.把白飯盛到碗裡。
2.上頭灑上一些柴魚粉、白芝麻、海苔絲、鹽。
3.擺上一顆日本梅子(日系超市均有售)。
4.淋上適量的日本煎茶(泡淡一點較好)。

即可。

不用洗洗切切、不用扭開瓦斯爐,一只碗,幾項材料,任誰都可以自己動手一分鐘不到立即完成一道、至少有60分及格的梅子茶泡飯。

而且,想要達到7、80分以上也不難,只要一點點的、取材上的堅持:比方,煮得軟糯香Q的有機好米飯、烤得噴香的海苔絲、乾炒得酥酥脆脆的白芝麻,當然,一顆外型肥腴飽滿、口感酸鹹芳香、色澤呈漂亮粉桃紅色的正宗紀州梅,以及最後淋上的、一壺滾燙的日本嚴選好煎茶,都絕對能為這一缽梅子茶泡飯雙倍加分。

有的時候,實在懶得斟酌什麼鹽啊、芝麻啊、柴魚粉的調味份量,現有的日式拌飯香鬆一湯匙,一樣輕鬆愉快又好吃。

我還喜歡,在最後完成的那一刻,滴上一兩滴、現成的日式涼麵沾汁,使茶汁味道更加豐美。

而享用的時候,謹記,不要用湯匙吧!一整碗端起來,把梅子稍稍剪碾碎,略一攪拌,就這麼,一筷子一筷子連湯帶飯划入口中。

然後,暖熱和煦的美好溫度中,梅子的酸香、茶汁的清冽、柴魚與海苔的鮮甜、以及米飯的甘美,相互揉合交織一種,素樸清淡卻餘韻深長的,幸福的味道

就像盛暑裡一躍而下,直入沁涼清澈的水底裡,每一次享用梅子茶泡飯,在我而言,都彷彿是一回一鼓作氣酣暢淋漓到底的愉悅過程,不到碗底朝天不忍喘息不忍停歇。

也所以,總是在最疲累最沒有胃口之際,特別想要來上這麼一碗。

尤其在晚飯時間已過,心靈與口腹均倉倉皇皇著渴望撫慰的時候,沒有力氣回家煮飯,常常驅車沿街尋覓著,可能吃到好茶泡飯的地方。

只可惜,失望的時候居多。

不知何故,許多料理店,總習慣著以高湯取代茶汁,口味固然濃郁討喜,殊不知,少了煎茶的清香,也相對失卻了,茶泡飯所特有的那種,淡泊卻深遠的質地。

也好在,前些日子,在中山北路日本料理店雲集的深巷中,標榜著日本家庭料理與大阪煎的小店「」裡,品嚐過真的非常非常家常味道的涼拌山藥、筑前煮、蘿蔔煮墨魚、可樂餅後,鼓起勇氣,我點了一碗梅子茶泡飯。

飯送上的同時,十分令人驚喜的,老板娘還提了茶壺來,就在我的面前,徐徐將茶汁注入碗裡。

也就在此際,就在芝麻與海苔屑隨熱氣與茶汁的上漫而緩緩打轉著往四方漂盪、微微的茶香與梅香跟著悠悠揚揚地逸散開來之際,我知道,幸福的梅子茶泡飯時刻,又將來臨。
 

紅  02-25211529


Channels

美食集

美酒集

玩物集

生活風

生活書

 旅遊筆記

 廚房筆記

  怡蘭說說話

  讀友說說話

  電子報全覽

 

 

 Home

 電子報中心

 智邦生活館